事就把我抓起来拷问,看看你们有没有

pk10秒速赛车登录 admin 浏览

小编:一笑,不是犯人,只是我的客人。他说到客人二字时语气加重,更是让人听之心惊。牢狱王精通拷问术,自然懂得如何用言语增加对方的压力。 机关王微笑道,也不尽然,只要老人家保

一笑,“不是犯人,只是我的客人。”他说到客人二字时语气加重,更是让人听之心惊。牢狱王精通拷问术,自然懂得如何用言语增加对方的压力。

机关王微笑道,“也不尽然,只要老人家保证如实作答,我们亦不会太过为难你。”

物由心垂头叹道,“好吧,只要你不问我师门的事我都可以答应。”言至此却又跳将起来,“不对不对,先分清楚你们是不是赌赢了我再说。”

大家见物由心先前一句话分明已是认输后一句却又开始耍赖,都是心中绝倒。这个老人年纪头发胡子都是一大把,样貌老成却又状若天真,也的确是武林一绝了!

机关王哈哈一笑,“点睛阁主景成象纯厚平实、一派正气;翩跹楼主花嗅香飞扬跳脱、屡走偏锋;温柔乡主水柔梳妙姿天成、悠然自得;英雄冢主物天成豪情仗义、以歌咏志。俱是不世出的人物,而物老这般前后不一,破绽百出,岂不被武林后生笑掉了大牙?这般下去想来就是要回归物天成的门墙亦是难上加难了。”

众人听他娓娓道来,全都呆了,就是杜四见闻广博也是从未听说这阁楼乡冢的名字。

物由心大讶,“原来你什么都知道,那你还问我什么?”

原来这点睛阁、翩跹楼、温柔乡、英雄冢乃是江湖上最为隐秘的四大家族,几百年暗自争斗,互有恩怨,每一门都是有惊天动地的武学。但四大家族门规极严,禁令弟子行走江湖动用本门武功,是以一般的江湖中人是绝不知道的。

而这物由心正是英雄冢中的弟子,正是因为他小孩心性在十几年前无意间泄露了本门武功,所以才被逐出门墙,罚其在此塞外人迹罕至的隔云山脉中思过。但物由心心念旧主,所以仿着英雄冢的样子在此立坟建碑。

也正是如此,刚才物由心被杜四等人看出了武功才惶急之余甚至想杀人灭口。只是他生性善良,一片赤子童真,自不会真的下此狠手。而此时听得机关王将本门秘密一语道破,不由心中大乱。

机关王大笑,“四大家族虽然隐秘,却如何瞒得住京师遍布四海的情报网?这些区区小事自是不屑向物老一问了。”

物由心搔搔头,“那你要问我什么?”

机关王淡然一笑,“物老既然准备好让我问,可已是承认输了吗?”

物由心眼见对方对本门事如此熟悉,料想问自己的必是其它什么事,当下点头道,“就算我输了一次好了,有什么事就快问吧!”

机关王轻轻道,“听闻英雄冢机关消息学天下一绝,在我看来却也不过如此。现在只想请物老再给我等说一说英雄冢的识英辩雄之术。”

原来英雄冢的几种不传之秘正是机关消息学、识英辩雄术、狂雨乱云手和气贯?üΑ! ?br>机关消息学是英雄冢的阵法机关,识英辩雄术则是英雄冢中五行风水相人看命之术,而狂雨乱云手和气贯霹雳功则是英雄冢的家传武学,前项为擒拿一类的小巧近身功夫,后者乃为一种霸道的内功。

物由心心中大奇,机关王不问他狂雨乱云手和气贯霹雳功,却要问他识英辩雄术,实是难解。

他虽是貌似天真,却也不是白痴傻瓜,眼珠一转,计上心头。喃喃道,“我早早被赶出师门,这识英辩雄术却是无缘学到。”

机关王一指身边的牢狱王,微微笑道,“牢狱王最懂让人说出心底的秘密,物老想不想试试个中滋味?”此人说话总是笑眯眯的,言语中却是毫不容情,暗含威胁。

物由心大怒,“有本这本事了?”

牢狱王一边冷笑就要出手,机关王伸手拦住王不置一词,竟是默认了这种解决方式,机关王却再度一笑,“愿赌服输,物老这般以一己之命捍卫英雄冢的豪气固然可嘉,但英雄这二字前恐怕还应该加上二字,唤作‘失信英雄’才对……”

物由心先是一愣,惶急之下六神无主,放声大哭起来。

机关王每言必笑,却是句句命中物由心的要害,显是看出物由心最重师门清誉。虽是有些得理不饶人,但仔细一想其固然强词夺理,却也不得不承认其言之有理。

杜四与许漠洋俱是为物由心着急,偏偏又无法可施……

“且慢!机关王你是不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?”发话的竟然是刚才不发一言的杨霜儿。

机关王笑吟吟地望着杨霜儿,“在下虽是为皇室做事,却也懂得江湖上有言必行、有诺必践,不知这位姑娘有什么指教?”

杨霜儿化装为男子,却没有一个人不是一眼认出她的女子之身,一时小嘴都噘了起来。不过眼见物由心一颗脑袋已钻入“发套”中,一双眼睛却含着眼泪可怜巴巴地望着她,希望她有什么回天之术,又不免扑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“机关王你且看这是什么?”待得杨霜儿笑意稍减,从怀里掏出了那天女散花,这一次轮到机关王与牢狱王大吃一惊了。

机关王心下大凛,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“请问姑娘,这个烟花是从何而来?”

杨霜儿好整以暇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,更是娇憨可爱,“你不会告诉我你不认得这是什么吧!”

机关王与牢狱王相视一眼,“这个,能不能让我仔细看看?”

杨霜儿用小指在脸上一刮,“胡说,以你的眼力还会看不清?你说你认不认得这个东西?”

机关王迟疑一下,终于点点头,“咳咳,应该认得!”

杨霜儿轻轻娇笑,“这个东西是不是就叫做天女散花?”

饶是机关王智慧高绝,此时也无法可想,只好乖乖答应一声“是”。

杨霜儿更是得意,“你们是不是八方名动的人?”

机关王只得继续点头,“是!”

杨霜儿得理不饶人,“是不是有了天女散花就可以命令你们做一件事?”

机关王长叹一声,“不错!”

杨霜儿大笑,“那我现在应该可以命令你们做一件事了吧?”

物由心大喜过望,头一扬,那长长的白发打个几个圈子飞到机关王与牢狱王的面前,哈哈大笑,“来来来,乖孙女让这两个不黑不白的东西试试我自制的白发绞索。”

机关王终于忍不住面色大变,眼望杨霜儿,真怕她就按物由心所说的而做。

杜四眼见形势急转而下,却也佩服机关王的信守旧约,眼见牢狱王眼盯杨霜儿手上的天女散花,跃跃欲试。知道若真是弄僵了动起手来,已方虽然人多也未必有成算。当下发话道,“机关王有诺必践,在下钦佩。杨姑娘也不用太过为难他们,就请他们放过物老便是了,这次赌约就当扯平了。”

杨霜儿嘻嘻一笑,望着机关王,“你看如何?”

机关王对几人长揖一躬,“诸位若无异意,便这么定了,白石先行谢过!”此人处上风而不骄,落下风而不乱,风度的确令人心折。

物由心大悲大喜之余,虽是有些不甘,却也知道这二人并不好惹,点头表示同意。

机关王再匝钏??┝艘焕瘢?罢庵а袒ü叵抵卮螅?壹热灰汛鹩α四阋患?拢?恢?煞窠?袒ń换褂谖遥俊薄 ?br>物由心道,“你若反悔怎么办?”

牢狱王大喝道,“就算现在反悔你可有什么法子阻止我们?”

机关王轻轻一笑,举手拦住牢狱王,眼视杨霜儿,不发一语。了他,转过身对杜四深深一揖,“物老刚才既已认输,现在又这般蛮不讲理,幸好有诸位大侠在场作证,如若放过物老也无不可,只是英雄冢这三个字日后已可改为无赖冢,还望各位大侠多往江湖上帮衬宣扬一下……”

杜四眼见机关王智计百出,诱得物由心自已认输后,于情于理似乎都是辩无可辩,虽是想帮物由心,却也没有了主见。

机关王的武功尚不得知,但此人于几句笑谈中便牢牢占得上风,八方名动果然名不虚传。

物由心长叹一声,“罢罢罢,要么是有辱师门之尊严,要么是泄露师门之秘密,机关王你也莫难为我了,我今天一死了之总算可以有个交待了吧!”言罢长发飞起悬在一棵树上,那长发在空中挽了一个套,自己飞身而起,脖子往那个套中钻去……

此人天性好玩滑稽,此刻就是要自尽竟然也是用这种匪夷所思的方式——用自己的长发吊死自己。看得众人又是惶急又是好笑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2735911.com/a/pk10miaosusaichedenglu/20180509/15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